我的书城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我的书城网 > 玄幻小说 > 血咒轮回 > 第419章 后来者居上

第419章 后来者居上

不想错过《血咒轮回》更新?安装我的书城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
进到地宫,袁某人看到两人的变化,不禁愕然:“你们这是?”

梅争也不瞒他,反正他也身在其中。

听完之后,袁某人呵呵一笑,调侃道:“早知如此,我也该与人分担,就不会变成这副鬼样子了。”

宇文薇说道:“大帅统领不良人,还是威武些才好。”

袁某人应道:“长老说得是。”

梅争说道:“咱三人同修,大帅多加小心。”

袁某人应道:“多谢梅公提点,梅公先请。”

梅争每天都会睡觉,袁某人不解:“梅公,为何每天都要入睡?这是什么功法吗?”

梅争答道:“我是为了在梦中,与香染相见。”

袁某人有些尴尬:“在下唐突了。”

玉仙教,接连遭到三次袭击,但都被玉明珠率众击杀,未能逃脱一人。

不是玉明珠嗜杀成性,而是不敢放跑活口,免得对方知道她是化神境界。

一旦她的修为泄露,恐怕再来人时,就难以抵挡了。

毕竟最后一次袭击,派来的人中,已经有元婴巅峰的高手了。

好在三次袭击过后,对方再没有派人来。

也不知是人手不足,还是在筹谋他法。

转眼过了一年,袁某人向梅争辞行:“梅兄,我在此地修炼已有一年,也该回去瞧瞧了。”

梅争应道:“我送袁兄,我也该出去歇歇了。”

从修炼之地出来,面见玉明珠。

宇文曦侍立在侧,明显长高了大半头,娇花初绽,袅袅婷婷,看向梅争的目光中,有了羞涩之意。

袁某人向玉明珠辞行,梅争去送,宇文曦一声不响地跟在了后面。

宇文薇留在了玉明珠房中,说道:“玉老,晚辈也该带曦儿回家一趟了。”

玉明珠点头:“是啊,一年多了,是该回家看看了,让梅争陪你们去吧。”

“毕竟你们都沾染了魔人气息,回到宇文世家,恐怕还会遭到袭击。”

宇文薇抱拳:“多谢玉老。”

袁某人走后,宇文曦走上两步,与梅争相对而立,目光闪躲:“一年没见了,我……我已经是金丹巅峰了。”

梅争微笑:“恭喜,你姐说,要带你回家一趟。”

宇文曦抬头看他,目光审视。

梅争说道:“我会陪你们同去,不过,得等两天再走,我要跟同门聚一聚。”

宇文曦嫣然而笑,低下头,抿着嘴,也不说话,也不动地方。

梅争迟疑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曦儿,我要做的事,太过凶险,你肩负宇文世家的前途,我会尽早解决香染的事。”

宇文曦淡了笑意,抬起头看着他,眼神有些委屈:“一年没见,一见面就跟我说这些话?”

梅争略显尴尬,清咳了一声,说道:“咱们先回去吧,我还有话跟师父说。”

往回走,宇文曦问:“这一年多,你时常能见到香染姐吗?”

梅争点头:“是,时常在梦中相会。”

宇文曦静默了片刻,问:“那她有没有告诉你,她教了我音杀术。”

“什么?”梅争停步,转过身愕然看着她,难以置信。

如果香染能传授她功法,说明魂力更强了,那是不是意味着,可以长时间占据魂位?甚至可以说话了!

宇文曦又说道:“她还让你把寒玉箫给我试试,如果我能吹响,就送给我。”

梅争有些怀疑,他从未向宇文姐妹提起过寒玉箫,她不会是向宫柯他们打听到的吧?

不过香染已去,空留宝器无声,倘若她真能吹响,也算物得其主了。

“好,先回去见师父,然后回房拿给你。”

回到玉明珠房里,玉明珠先说话:“薇儿说,要带曦儿回家看看,你陪她们去吧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“毕竟你们都沾染了魔人气息,而且自打你们回来以后,来袭击的人,修为已经提高到了元婴巅峰。”

梅争微一皱眉,看向宇文薇,如果袭击之人的修为是元婴巅峰,那宇文世家能否抵挡得住?

宇文薇也是有些意外,刚才玉明珠没跟她说袭击的事。

宇文曦说道:“那就不要回去了,恐怕我们家无力抵御元婴巅峰的高手,即使我姐和梅争能够抵挡,我们家的人也会死伤惨重。”

“毕竟玉仙教有法阵,能够做为屏障,消耗来犯者的法力。”

玉明珠说道:“我倒是可以派人去宇文世家,请家主来一趟玉仙岛。”

宇文薇抱拳应道:“多谢玉老,晚辈给家主写一封信,烦请一同带去。”

玉明珠点头:“欢灵,给薇儿取笔墨来。”

宇文曦看着梅争:“给我拿寒玉箫去呀?”

梅争对玉明珠说道:“师父,弟子告退。”

回到小院,打开箱子,取出寒玉箫,递给宇文曦。

宇文曦明显有点紧张,手指都有些颤抖,但是第一口气,就将寒玉箫吹响了。

虽然声音干涩,但毕竟是响了。

梅争愕然,她还真能吹响!

宇文曦激动得脸色发红,稳了稳神,再次吹响寒玉箫。

这一次,吹得是那首《思》。

这是白香染第一次给梅争弹奏的曲子,后来改成了箫曲。

梅争的双眼模糊了,迷蒙中,仿佛白香染就站在他面前,眉眼带笑地看着他。

箫声止息,宇文曦抱住了他,扬着头,贴着他的脖颈,轻声呢喃:“我好想你。”

梅争再也控制不住,紧紧地抱住她,泪如雨下。

另一边,玉明珠问宇文薇:“你听到箫声了吗?”

宇文薇停笔,答道:“听到了。”

玉明珠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那是香染的寒玉箫,连我都吹不响,唏儿却能吹奏乐曲。”

宇文薇浅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与梅争已然命运相连,必要同舟共济。”

“况且,香染姐还在,他也不会移情别恋的。”

“退一步来讲,曦儿是我妹妹,没什么可争竞的。”

玉明珠微笑,没再说话。

箫声将所有知情人都引了来,全都神色震惊地看着宇文曦。

宇文曦满面飞红,从梅争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低着头解释:“是香染姐教我的,这一年中,香染姐教了我很多东西。”

芸岚的心彻底凉了,姐姐跟梅争一起吸收了魔人魂力,妹妹吹响了寒玉箫。

这可真是,后来者居上。

如果香染能传授她功法,说明魂力更强了,那是不是意味着,可以长时间占据魂位?甚至可以说话了!

宇文曦又说道:“她还让你把寒玉箫给我试试,如果我能吹响,就送给我。”

梅争有些怀疑,他从未向宇文姐妹提起过寒玉箫,她不会是向宫柯他们打听到的吧?

不过香染已去,空留宝器无声,倘若她真能吹响,也算物得其主了。

“好,先回去见师父,然后回房拿给你。”

回到玉明珠房里,玉明珠先说话:“薇儿说,要带曦儿回家看看,你陪她们去吧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“毕竟你们都沾染了魔人气息,而且自打你们回来以后,来袭击的人,修为已经提高到了元婴巅峰。”

梅争微一皱眉,看向宇文薇,如果袭击之人的修为是元婴巅峰,那宇文世家能否抵挡得住?

宇文薇也是有些意外,刚才玉明珠没跟她说袭击的事。

宇文曦说道:“那就不要回去了,恐怕我们家无力抵御元婴巅峰的高手,即使我姐和梅争能够抵挡,我们家的人也会死伤惨重。”

“毕竟玉仙教有法阵,能够做为屏障,消耗来犯者的法力。”

玉明珠说道:“我倒是可以派人去宇文世家,请家主来一趟玉仙岛。”

宇文薇抱拳应道:“多谢玉老,晚辈给家主写一封信,烦请一同带去。”

玉明珠点头:“欢灵,给薇儿取笔墨来。”

宇文曦看着梅争:“给我拿寒玉箫去呀?”

梅争对玉明珠说道:“师父,弟子告退。”

回到小院,打开箱子,取出寒玉箫,递给宇文曦。

宇文曦明显有点紧张,手指都有些颤抖,但是第一口气,就将寒玉箫吹响了。

虽然声音干涩,但毕竟是响了。

梅争愕然,她还真能吹响!

宇文曦激动得脸色发红,稳了稳神,再次吹响寒玉箫。

这一次,吹得是那首《思》。

这是白香染第一次给梅争弹奏的曲子,后来改成了箫曲。

梅争的双眼模糊了,迷蒙中,仿佛白香染就站在他面前,眉眼带笑地看着他。

箫声止息,宇文曦抱住了他,扬着头,贴着他的脖颈,轻声呢喃:“我好想你。”

梅争再也控制不住,紧紧地抱住她,泪如雨下。

另一边,玉明珠问宇文薇:“你听到箫声了吗?”

宇文薇停笔,答道:“听到了。”

玉明珠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那是香染的寒玉箫,连我都吹不响,唏儿却能吹奏乐曲。”

宇文薇浅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与梅争已然命运相连,必要同舟共济。”

“况且,香染姐还在,他也不会移情别恋的。”

“退一步来讲,曦儿是我妹妹,没什么可争竞的。”

玉明珠微笑,没再说话。

箫声将所有知情人都引了来,全都神色震惊地看着宇文曦。

宇文曦满面飞红,从梅争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低着头解释:“是香染姐教我的,这一年中,香染姐教了我很多东西。”

芸岚的心彻底凉了,姐姐跟梅争一起吸收了魔人魂力,妹妹吹响了寒玉箫。

这可真是,后来者居上。

如果香染能传授她功法,说明魂力更强了,那是不是意味着,可以长时间占据魂位?甚至可以说话了!

宇文曦又说道:“她还让你把寒玉箫给我试试,如果我能吹响,就送给我。”

梅争有些怀疑,他从未向宇文姐妹提起过寒玉箫,她不会是向宫柯他们打听到的吧?

不过香染已去,空留宝器无声,倘若她真能吹响,也算物得其主了。

“好,先回去见师父,然后回房拿给你。”

回到玉明珠房里,玉明珠先说话:“薇儿说,要带曦儿回家看看,你陪她们去吧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“毕竟你们都沾染了魔人气息,而且自打你们回来以后,来袭击的人,修为已经提高到了元婴巅峰。”

梅争微一皱眉,看向宇文薇,如果袭击之人的修为是元婴巅峰,那宇文世家能否抵挡得住?

宇文薇也是有些意外,刚才玉明珠没跟她说袭击的事。

宇文曦说道:“那就不要回去了,恐怕我们家无力抵御元婴巅峰的高手,即使我姐和梅争能够抵挡,我们家的人也会死伤惨重。”

“毕竟玉仙教有法阵,能够做为屏障,消耗来犯者的法力。”

玉明珠说道:“我倒是可以派人去宇文世家,请家主来一趟玉仙岛。”

宇文薇抱拳应道:“多谢玉老,晚辈给家主写一封信,烦请一同带去。”

玉明珠点头:“欢灵,给薇儿取笔墨来。”

宇文曦看着梅争:“给我拿寒玉箫去呀?”

梅争对玉明珠说道:“师父,弟子告退。”

回到小院,打开箱子,取出寒玉箫,递给宇文曦。

宇文曦明显有点紧张,手指都有些颤抖,但是第一口气,就将寒玉箫吹响了。

虽然声音干涩,但毕竟是响了。

梅争愕然,她还真能吹响!

宇文曦激动得脸色发红,稳了稳神,再次吹响寒玉箫。

这一次,吹得是那首《思》。

这是白香染第一次给梅争弹奏的曲子,后来改成了箫曲。

梅争的双眼模糊了,迷蒙中,仿佛白香染就站在他面前,眉眼带笑地看着他。

箫声止息,宇文曦抱住了他,扬着头,贴着他的脖颈,轻声呢喃:“我好想你。”

梅争再也控制不住,紧紧地抱住她,泪如雨下。

另一边,玉明珠问宇文薇:“你听到箫声了吗?”

宇文薇停笔,答道:“听到了。”

玉明珠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那是香染的寒玉箫,连我都吹不响,唏儿却能吹奏乐曲。”

宇文薇浅笑了一下,说道:“我与梅争已然命运相连,必要同舟共济。”

“况且,香染姐还在,他也不会移情别恋的。”

“退一步来讲,曦儿是我妹妹,没什么可争竞的。”

玉明珠微笑,没再说话。

箫声将所有知情人都引了来,全都神色震惊地看着宇文曦。

宇文曦满面飞红,从梅争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低着头解释:“是香染姐教我的,这一年中,香染姐教了我很多东西。”

芸岚的心彻底凉了,姐姐跟梅争一起吸收了魔人魂力,妹妹吹响了寒玉箫。

这可真是,后来者居上。

如果香染能传授她功法,说明魂力更强了,那是不是意味着,可以长时间占据魂位?甚至可以说话了!

宇文曦又说道:“她还让你把寒玉箫给我试试,如果我能吹响,就送给我。”

梅争有些怀疑,他从未向宇文姐妹提起过寒玉箫,她不会是向宫柯他们打听到的吧?

不过香染已去,空留宝器无声,倘若她真能吹响,也算物得其主了。

“好,先回去见师父,然后回房拿给你。”

回到玉明珠房里,玉明珠先说话:“薇儿说,要带曦儿回家看看,你陪她们去吧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“毕竟你们都沾染了魔人气息,而且自打你们回来以后,来袭击的人,修为已经提高到了元婴巅峰。”

梅争微一皱眉,看向宇文薇,如果袭击之人的修为是元婴巅峰,那宇文世家能否抵挡得住?

宇文薇也是有些意外,刚才玉明珠没跟她说袭击的事。

宇文曦说道:“那就不要回去了,恐怕我们家无力抵御元婴巅峰的高手,即使我姐和梅争能够抵挡,我们家的人也会死伤惨重。”

“毕竟玉仙教有法阵,能够做为屏障,消耗来犯者的法力。”

玉明珠说道:“我倒是可以派人去宇文世家,请家主来一趟玉仙岛。”

宇文薇抱拳应道:“多谢玉老,晚辈给家主写一封信,烦请一同带去。”

玉明珠点头:“欢灵,给薇儿取笔墨来。”

宇文曦看着梅争:“给我拿寒玉箫去呀?”

梅争对玉明珠说道:“师父,弟子告退。”

回到小院,打开箱子,取出寒玉箫,递给宇文曦。

宇文曦明显有点紧张,手指都有些颤抖,但是第一口气,就将寒玉箫吹响了。

虽然声音干涩,但毕竟是响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十分甜(1V1 H) 柯学世界里的柯研人 深海余烬 快穿:反派他身娇体软易推倒 哈哈哈!那条咸鱼不富有! 啊!被我逼黑化的反派们能读我心 舔狗:从中彩票开始逆袭 花开终有时 只能秒大帝的我,化身大帝收割机 美漫地狱之主 醉里,剑气如霜 娱乐:雪藏结束后,我成了顶流